第71章 寻冰虫草

作品:《九幽天诀

    “咿~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冯南锋从房中走出,“枫儿,你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亲,玉兄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冯南锋眉头顿时骤起,不知所言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是玉兄留下的。”,冯枫随即将一封信递给冯南锋。

    冯南锋接过信,甚是认真地看着,这时皱起的眉头才渐渐缓和下来,无奈淡道:“回天恒宗或许对你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天恒兄,你放心。只要有我冯南锋在,定会竭尽全力保住玉家最后的血脉。”,冯南锋双眼望向天边朝霞,若有所思说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玉天绝已经开暮云城有一段距离,他继续往天恒宗的方向继续行走着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:三大商会想要的是我的命,我离开,或许你们要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玉天绝继续穿梭在山间小道上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停住脚步,眉头微挑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暗自言语,“三个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两个,既然已经赶不上凡门晋级小比,那不如将剩下的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再回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随即,玉天绝开始寻找水流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,最后一个任务冰虫草,它只会生长在绝岩瀑布之上,而在山林之中沿着水流的方向一直行走,往往会遇到瀑布。

    因此他目前首先要寻找便是水流。

    玉天绝随即离开小道,往空气比较潮湿的方向开始寻找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一群人急匆匆地追赶而来,为首的是一身着锦衣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随即叫住众人停下。

    他俯身而下,见下方一很是不显眼的脚印,随即弯下腰去,抓起脚印旁疏松的泥土。

    两手指微微一戳动,眼睛一眯,“他刚离开这不久。”

    此年轻男子便是三大商会之首李家二少爷,李天!

    “二少爷,那我们继续眼前追。”,身旁一属下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李天本想向他们继续往前追,但旁侧一折断的树枝引起了他的休息。

    李天缓缓走去,查看一番之后发现折断的树枝是崭新的。

    随即,右手一挥,“往这边追!”

    “是,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众人随即向李天所指的方向快速追赶而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!

    玉天绝走在山林之中,林中雾气渐渐浓郁,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如此大的雾气,难道这山林之中还有什么较强的玄兽?”,玉天绝自语,小心翼翼地向前继续走。

    玉天绝将雾气吸入,眉头忽然皱起。

    毒雾!

    玉天绝暗惊一声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一股强大的气息迎面袭来,这强大的气息可不是一般玄兽所能有,其实力至少堪比天璇境武者,这可不是玉天绝目前所能应付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玉天绝脸色大变,猛然间反应过来,立即躲到大树后面并将身体尽可能的压低,眼前走过一只九尾玄狐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。”,玉天绝心中暗念,努力的将自己的气息收敛,直到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疼痛之感忽然传来,抬起手,看着伤口周围慢慢变黑,原来是被身旁的一株毒草给划伤了。

    此时遇见的毒草与毒雾以及九尾玄狐,让玉天绝明白自己已经走入山林深处,并且这片山林并非普通山林,前路必然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玉天绝立皱了皱眉,白光一闪,从纳戒之中取出一枚暗红色丹药服下。

    玉天绝所服用的丹药并非解毒丹药,只能帮他暂时抑制大部分毒素,但是少部分毒素还在蔓延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必须要立即找到河流用水来清洗伤口。”

    此时他寻找河流已经并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冰虫草,也是要简单处理手上已经发黑的伤口。

    玉天绝立即起身,继续向前走去……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。

    忽然感觉气温骤降。忽然之间,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,雪花好似落叶一般随风飘落。

    气温越来越低,玉天绝看到前方一处位置全部结冰,唯有一朵盛开的花充满生机地矗立着。

    “雪寒花!”

    玉天绝欣喜不已,毕竟雪寒花玉冰虫草价值相差无几,皆有极高的药用价值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说明了他没有来错地方,一般适合雪寒花生长的地方,在不远处必然有冰虫草的踪迹。

    玉天绝带着兴奋,小心翼翼地将其摘下,随后继续向前行走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~”

    不远处出来水流之声,玉天绝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随即赶了过去,先到河流清洗好伤口,随后沿着河流直下,来到一瀑布之上。

    他慢慢将身子探出,目光一寸寸地扫视下方悬崖。

    从上看下,瀑布飞流而下,只能听到流水拍击崖壁的声音却看不见瀑布落下的高度。

    玉天绝继续小心翼翼地向外探出身子,目光一遍又一遍地在峭壁上扫过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!

    玉天绝见一株带着雪白色气团、似乎与崖壁上其它草有所不同的白草巍巍而立。

    一只蝴蝶悠闲飞向那一株所被白色气团所围绕的白草,还未触碰到白草便已经冻并冰块,坠入悬崖。

    “冰虫草”,玉天绝微微一笑,脸上挂满了喜悦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找到了冰虫草,但玉天绝并没有事先备好绳索,这让他不得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玉天绝很是无奈,倒吸一口冷气,却猛然间发现悬崖的另一侧长满了藤条。

    随即扯下一根藤条,一端绑在河流旁的巨树之上,另一端系在了自己的身上并顺着藤条沿着峭壁小心翼翼地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,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瀑布拍打这崖壁,水花四溅,仿佛天空开始飘起了绵绵细雨。

    “细雨”渐渐打湿玉天绝的衣服,然而玉天绝却丝毫没有感受到这“细雨”的凉意,此时他只在乎冰虫草。

    “嗒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险。”

    玉天绝暗叹一声,望着被自己踩掉的石头渐渐地消失在悬崖下方的浓雾之中,身体不经一颤。

    幸好!

    他牢牢地抓住了藤条。

    玉天绝抓着藤条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冰虫草草慢慢地靠近,随即将它摘下,收入纳戒之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玉天绝慢慢往上爬去,临近地面时,纵身一跃,稳稳落在地面上,拍了拍手,笑道:“搞定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