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诸卫

作品:《大明1551

    杜太妃面若金纸,躺在东暖阁的床榻之上,气息也是十分微弱。

    入夜前这位太妃醒过一次,哭闹不休,要到玉熹殿寻荣王拼了这条老命。

    其间当然是少不得很多污言秽语,连老荣王甚至大明列祖列宗都没跑得了被这老妇好一通辱骂。

    这番骂要是在京师地方,早就被锦衣卫辑事探子或是东厂番子给逮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王府深宫之内,也是将四周伺候的人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眼前这情境之下,再蠢的人也知道接下来荣王殿下必将执掌大权,几个郡王都完蛋了,杜太妃只顾自己口舌痛快,一旁听的人却是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殿下未必会拿太妃如何,太妃身边伺候的人却是没有这老妇的身份和底气。

    林养浩无可奈何之下叫人灌了一剂安神的药下去,这药有安神助眠的功效,灌下药之后,估计是能消停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但太妃一醒,估计还是要闹腾不休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亲眼看着两个儿子被人刺杀斩首,惨死在眼前,不要说太妃这种地位身份的妇人,便是民间妇人,也不可能一两天就算了,总要闹腾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叔父,我回来了。”林止善脚步轻盈进了殿门,看了看床榻上的太妃,小声道:“取了不少安神丸剂,估计能顶几天。”

    林养浩默然一点头,说道:“小心谨慎,不要出差池。咱们良医原本是不能在后廷留着过夜,今日特殊,你要事事小心,莫乱走乱动,被人告到殿下那里,为叔也没有办法回护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放心,侄儿省得。”

    林养浩微微点头,这个侄儿越来越老成持重,倒是不必太过操心。

    “太妃醒了怕是还会再闹……”

    林养浩随口道:“这横竖和咱们不相干,稳住这头两天,底下交给太妃身边侍奉的人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止善点了点头,又将适才遇着李富宁和王文海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得再跑一趟了。”林养浩原本是闭目养神,这时两眼睁开,神色郑重的道:“多带些补剂丸药过来,还有,和良医副打个招呼,记档,将那颗最好的野山参取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,那山参得来不易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颗野山参是来自几千里外的辽东,足有三两多重。

    这种参极为昂贵,比等重的黄金还要贵的多。

    哪怕是参须,王府中没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也别想用,良医正向来是将其当成镇库之宝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还不明白?”林养浩喟叹一声,提点道:“长史司和承奉司的主官都是连夜去拜见殿下,此后王府内怕是铁桶一块,殿下权威无人敢抗衡了。既然殿下吩咐一定要好好救治太妃,咱们就得出尽全力,一点儿也不能懈怠!”

    林止善这才知道,叔父在此前的救治并未出尽全力,估计也是要看看风色,如果荣王府一脉都保全不了,估计明显的风色就是承奉司和长史司都各行其是,甚至题本奏书未必是如荣王殿下想要的那样奏上。

    可现在左长史和承奉正都连夜求见,那么结果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真厉害啊。”林止善到底年轻,想到自己不久之前还替中毒的殿下医治,那时候叔父等人对殿下可没有多少重视和恭谨之心,现在短短时间内王府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切变化的来源,都是原本在王府内存在感极弱,甚至被人当成空气般的荣王殿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有宿慧的人。”林养浩也跟着感慨一句,接着又小声道:“就是看殿下接下来的展布了,过得朝廷这一关,王府就平安无事,可以安享几十年富贵。”

    林养浩说得这一句,自己内心便是将这话否定了。

    从种种细节来看,殿下都不象是安份的人,整个王府日后怕是都会有种种变化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身为良医正,不涉权力之争,只安心好好看病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此后殿下权威渐重,看病需得仔细小心,拿出些真本事才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请长史先进来,承奉正稍待。”

    朱载墐其实也是相当疲惫了,但王文海和李富宁先后来见,却是代表着王府官吏和宦官两大团体的风向,他是不得不见,并且要换上正经衣袍,在正殿赐座接见。

    么儿和桑秀打着呵欠,俏丽的脸庞上也是布满疲惫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对这两个女孩子也是有绝大的冲击,甚至在服侍朱载墐的时候,两个少女的手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君王一怒,伏尸千里。

    原本话本里的话语,今天却是活生生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死了过百人,到处是血迹尸体,眼前这位殿下却是行若无事,照样是她们几个轮班服侍,照样在睡前看了一会邸抄,然后倚在床头看书。

    脸色恬静,态度从容。

    既不惊慌,也没有得志之后的猖狂骄纵。

    这也使么儿和桑秀对眼前这位青年亲王,更加的敬畏尊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当然不知道,朱载墐看的却是本朝通志,在研究的是常德附近的卫所驻军情形。

    湖广情形较为特殊。

    首先是地盘大,湖北和湖南在清代分为两省,在大明却是一省。

    大明的湖广行省不仅包括了后来的湖南和湖北两省,还有贵州和四川一部份地方。

    由于地盘大,人口多,亲藩数量也多,所以卫所分布设置也比别处要多的多。

    光是都司就有三个,湖广都司,湖广行都司,还有就是兴都留守司。

    兴都留守司是当今天子嘉靖皇帝龙兴之所设立,只有显陵卫和承天卫,主要是护卫兴王府和兴献王的显陵。

    嘉靖皇帝曾经在多年前回过一次承天府,祭祀先王王陵,回到兴王府怀旧。

    天子性格固执偏激,但在当年之时,不乏人情。

    湖广行都司则是因为勋阳府一带流民众多,多时达数十万人,从成化年间到嘉靖年间,大明在勋阳一带设府,并且把荆州卫安陆卫襄阳卫等诸卫划入行都司,新设立有九个千户所有勋阳卫,加强对勋阳一带流民的管制弹压。

    后来嘉靖年间将安陆卫改为承天卫,划入兴都留守司,行都司至此还有八个卫和数十个千户所。

    到如今嘉靖三十年时,湖广都司还有二十七卫和几十个守御千户所,另外还有荣王仪卫司在内的多个王府仪卫司。

    从纸面上来看,湖广地方有四十个左右的卫,几十个千户所和仪卫司,帐面上的兵力有二十六万人左右。